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如何认定交通肇事逃逸及商业第三者保险免责条款的效力

2018-01-11 16:12:23 来源: 本站

 

如何认定交通肇事逃逸及商业第三者保险免责条款的效力

 

【案情】

公诉机关云南省昭通市昭阳区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肖某某(系被害人吴某某之母)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雷某某、刘某某(系被害人雷某之父母)

被告人虎某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丁某某(肇事车辆所有人)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分公司(以下简称中财保公司)

20173122310分许,被告人虎某驾驶宝马轿车(所有人系丁某某,该车投保于中财保公司),沿昭阳区凤霞路由北向南行驶至凤霞路97号门口时,与同向行驶的孙某驾驶的大众轿车左侧相刮擦。随后,宝马轿车又与前面被害人雷某驾驶的载着被害人吴某某的电动车相撞,造成吴某某当场死亡、雷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及三车受损的重大道路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进行责任认定,虎某负事故全部责任。事故发生后,被告人虎某即让同车的汪某某拨打“120”抢救雷某,其本人逃离现场,于次日零时42分打电话向交警警务平台报案,6时许,向交警部门投案自首。

【审判】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虎某交通肇事后逃离现场,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被告人虎某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同时,虎某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肇事车辆所有人丁某某在中财保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及100万元限额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事故发生时在保险期内,被告人虎某应承担的民事责任应先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财保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足部分由被告人虎某承担。中财保公司商业第三者险条款中的肇事逃逸免赔责条款损害了第三者利益,保险公司在代为赔偿后可以向被告人虎某追偿。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丁某某在事故中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六条之规定,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虎某有期徒刑四年;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财保公司在交强险限下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肖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55000元,赔偿雷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57995元(含死亡赔偿金55000元、医药费995元、财产损失2000元);在商业第三者险限下赔偿肖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00元,赔偿雷某某、刘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500000元;由被告人虎某赔偿肖某某人民币106445元,赔偿雷某某、刘某某经济损失人民币205852元。

一审宣判后,原审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财保公司上诉提出:1.保险公司与投保人签订的商业保险条款没有损害第三者的利益。2.虎某肇事逃逸,依据《保险法》和保险合同的规定,属于免赔事项,一审法院判令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明显属于判决错误,交强险不足的部分应当由被告人虎某承担。请求撤销原判民事部分,改判保险公司在商业第三者险下不承担赔偿责任。并提交证据:1.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单、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责任保险单。2.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市分公司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欲证明商业第三者险免责条款上诉人在“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中已经使用了加黑加粗字体,保单上有丁某某本人的签字,对投保人已经尽到了相应的告知义务。经庭审质证,被上诉人丁某某的诉讼代理人丁某认为:丁某某并没有收到上诉人提交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保险公司未尽到告知义务。被上诉人肖某某、雷某某、刘某某的诉讼代理人任某某认为:保单上并没有载明免责条款,不能证明保险公司已经尽到了告知义务。原审被告人虎某未发表质证意见。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审被告人虎某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二人死亡,负事故全部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且肇事逃逸,情节严重,应依法惩处。因虎某的犯罪行为给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依法赔偿。被告人虎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虽逃离现场,但让同车的汪某某拨打“120”抢救伤者,在事故发生后不久主动拨打交警部门电话报案,并到交警部门投案,如实供述其罪行,依法成立自首。同时,虎某赔偿被害人家属部分经济损失,有一定悔罪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原判刑事部分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一审宣判后虎某未提出上诉,检察机关亦未提出抗诉,本案刑事判决部分已发生法律效力。

关于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双方争议的主要焦点是:上诉人中财保公司是否应当在商业第三者险下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对投保人就免责条款是否尽到了告知义务。经二审庭审查明,上诉人中财保公司昭通市分公司提交的“商业第三者险保单”虽记录免责条款已告知了投保人,且有投保人丁某某的签名,但该投保单上并无相关免责条款,丁某某本人也否认收到过该公司提供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而上诉人又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已送达给投保人丁某某,其主张已口头告知投保人,但又不能提供相关的谈话记录予以印证。《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保监会)《关于加强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条款费率管理的通知》第二条第(二)项规定,保险条款应当内容完整、格式清晰、方便阅读。订立商业车险合同,保险公司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保险条款。第(三)项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在投保单首页最显著的位置,用红色四号以上字体增加“责任免除特别提示”,对保险条款中免除保险公司责任的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采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保险公司应当提示投保人在投保单“责任免除特别提示”下手书:“经保险人明确说明,本人已了解责任免除条款的内容”并签名。第(四)项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单醒目位置注明“为保护投保人合法权益,投保人在签署保险合同时应当仔细阅读保险合同内容,特别是责任免除条款,审慎选择保险产品。本保险合同如有违反法律法规情形,由本公司依法承担责任”。依据上述规定,能够认定上诉人中财保公司未按相关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规定的要求,以正确的方式对投保人丁某某履行告知义务,该商业第三者险合同的免责条款无效。据此,本案的赔偿责任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来确定,即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第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因此,上诉人中财保公司应当在商业第三者险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其提出的不应在商业第三者险下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附带民事判决适当。二审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第一,    本案被告人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交通肇事逃逸的问题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虎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后,虽逃离现场,但让同车的汪某某拨打“120”抢救伤者,在事故发生后不久主动拨打交警部门电话报案,并到交警部门投案,其逃离现场的行为并没有逃避法律处罚的意图及造成更大的经济损失。因此,其逃离现场的行为,不构成交通肇事罪逃逸。

第二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虎某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逃逸。笔者同意此观点。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七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的车辆必须立即停车,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和财产,并迅速报告公安机关或者执勤的交通警察,听候处理;过往车辆和行人应当予以协助。第二十条规定:当事人逃逸或者故意破坏现场、伪造现场、毁灭证据,使交通事故责任无法认定的,应当负全部责任。这说明交通肇事行为产生以下五方面的义务:一、停车;二、保护现场;三、抢救伤者和财产;四、报警;五、听候处理。这五种义务属于行政法规规定的义务。其中,抢救伤者和财产亦是刑事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行为人逃逸的主观目的是“为逃避法律追究”,法律追究即包括:(1)民事人身、财产损害赔偿义务;(2)五项行政义务;(3)抢救伤者和财产的刑事义务。为逃避任何一种义务,在主观上都具备了应受刑法加重追究刑事责任的主观要件 ,都是逃避法律追究。肇事人逃逸后,过了一段时间再到司法机关投案自首,其自首行为不能作为其没有逃避法律追究意图的说明或解释。本案被告人虎某的行为构成交通肇事逃逸。

 

第二,中财保公司是否应当在商业第三者险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问题。

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人虎某的行为不构成交通肇事逃逸,中财保公司理应在商业第三者险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第二种观点认为,中财保公司在订立商业第三者险合同时,未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就免责条款对投保人尽到告知义务,该合同中的免责条款无效。中财保公司应当在商业险下承担赔偿责任。笔者同意此观点。

中财保公司提交的“商业第三者险保单”虽记录免责条款已告知了投保人,且有投保人丁某某的签名,但该投保单上并无相关免责条款,丁某某本人否认收到过该公司提供的《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而中财保公司又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已送达给投保人丁某某,其主张免责条款已口头告知投保人,但又不能提供相关的谈话记录或录音予以印证。应视为中财保公司未向投保人送达《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的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保监会《关于加强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条款费率管理的通知》第二条第(二)项规定,保险条款应当内容完整、格式清晰、方便阅读。订立商业车险合同,保险公司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保险条款。第(三)项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在投保单首页最显著的位置,用红色四号以上字体增加“责任免除特别提示”,对保险条款中免除保险公司责任的条款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采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保险公司应当提示投保人在投保单“责任免除特别提示”下手书:“经保险人明确说明,本人已了解责任免除条款的内容”并签名。第(四)项规定,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单醒目位置注明“为保护投保人合法权益,投保人在签署保险合同时应当仔细阅读保险合同内容,特别是责任免除条款,审慎选择保险产品。本保险合同如有违反法律法规情形,由本公司依法承担责任”。依据上述规定,可以认定上诉人中财保公司未按相关法律法规及部门规章规定的要求,以正确的方式对投保人丁某某履行告知义务,该商业第三者险合同的免责条款无效。

据此,本案的民事赔偿责任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来确定,即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因此,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市分公司应当在商业第三者险下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综上,对于交通肇事案件,保险合同均是由保险人提供的格式合同,投保人处于弱势一方,在合同条款的效力审查方面,应当更注重保护投保人一方利益,保险人如未尽到明确的告知义务,应作出对其不利的解释,认定免责条款无效,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作者单位: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  吴艳  联系电话0870-2161750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