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金融机构违规操作发放贷款,贷款人、担保人也有责任的情况下,法院如何取舍

2018-01-08 09:21:35 来源: 本站

金融机构违规操作发放贷款,贷款人、担保人也有责任的情况下,法院如何取舍

鲁甸农村信用合社联社与被上诉人秦绍伦金融借款纠纷案

                    周严惠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云06民终1251号。

2、案由: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3、当事人:上诉人(原审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被上诉人(原审第三人)秦绍伦。

基本案情:

201412日被告卯时华以建房为由向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申请借款150万元。201434日被告卯时华与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签订了编号为2014年水借字第F003号的《个人借款合同》,合同约定:出借人为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水磨信用分社,贷款人为被告卯时华。第一条借款本金150万元。第二条借款用途建房。第三条借款期限二年即自201434日至201634日止。第四条贷款利率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上浮80%,确定月利率9.225‰……。第五条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日期偿还贷款本金,自逾期之日起,借款人按合同约定的罚息利率按实际逾期天数向贷款人支付罚息,直至借款人清偿贷款本息为止;对借款人不能按时支付的利息(包括逾期罚息),按罚息利率计收复利。罚息利率为第四条约定的利率基础上加收50%。第七条还款方式为按季付息、到期还本、利随本清。另外,合同还对借款资金的发放与支付、贷款人展期、贷款担保、违约及违约责任、贷款人的权利和义务、争议的解决方式等进行了约定。被告卯时华在借款合同中约定原告将借款一次划入户名为其本人、账号为7400014042634889的账户以及将该账户确定为还款账户。原告在合同债权人处加盖了合同专用章并由负责人签字,被告卯时华在借款人处签名捺印。

同日,原告与被告卯时华签订编号为2014年水字第D004号的《抵押合同》、与被告彭建章、董芳荣签订编号为2014年水字第D003号《抵押合同》。分别约定:被告卯时华以自有的鲁国用(2013)第0693号土地使用权证、鲁房权证字第01106号房屋产权证,被告彭建章、董芳荣以二人自有的鲁国用2003112号、鲁国用2002113号土地使用权证、鲁房权证字第01121号、第00747号房屋产权证为主合同(2014年水借字第F003号《个人借款合同》)作抵押担保,并约定了抵押担保范围和违约责任。原告分别在两份《抵押合同》的合同债权人处加盖了合同专用章并由负责人签字,被告卯时华、彭建章、董芳荣均在《抵押合同》中保证人处签字、按手印。

另查明,被告卯时华为向原告借款分别于20131113日、201433日将其自有房地产(鲁国用(2013)第0693号土地使用权证、鲁房权证字第01106号房屋产权证)设定了抵押权和他项权;被告彭建章和被告董芳荣于201433日为被告卯时华向原告借款将二人共同共有的房地产(鲁国用2003112号、房产证号:鲁房权证字200301121号,土地使用权证号鲁国用2002113号、房产证号鲁房权证字第00747号)亦设定了抵押权和他项权,他项权人和抵押权人均为原告。

合同签订后,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将该笔贷款发放到《个人借款合同》中指定的账户存折(账户名卯时华,账号7400014042634889),被告卯时华未在借款借据上签名,原告工作人员黄建山将该存折交给第三人秦绍伦,第三人秦绍伦为该笔贷款的实际用款人。借款到期后,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以邮寄的方式向被告卯时华发出提示归还到期贷款催收通知书,被告卯时华未提出异议。因被告卯时华未还款,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于201656日起诉至本院请求判决三被告及第三人偿还原告借款本金150万元、截止至2016321日止的逾期利息31.123132万元以及偿还自2016322日起至全部款项还清之日止的逾期利息和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案件焦点:

1、上诉人鲁甸信用社与被上诉人卯时华的借贷关系与彭建章、董芳荣的担保合同关系是否有效;2、卯时华、彭建章、董芳荣是否应承担责任。

 

法院裁判要旨:

原审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与被告卯时华签订合同后,原告方作为出借人,其主要义务就是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发放贷款,但原告工作人员错误发放贷款给第三人秦绍伦,秦绍伦为该笔贷款的实际用款人。因此本案中《个人借款合同》虽成立生效但未实际履行,因此原告主张由被告卯时华承担还款责任及主张被告卯时华、彭建章、董芳荣承担担保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没有合法根据,取得不当利益,造成他人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利益返还受损失的人。”规定,第三人秦绍伦没有合法根据取得原告提供的款项,其行为属于不当得利,故第三人秦绍伦应予返还原告该笔贷款150万元。

综上所述,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第三人在本判决生效后返还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贷款壹佰伍拾万元(¥1500000元);

二、驳回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4268元,由原告鲁甸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承担5968元,第三人秦绍伦承担18300元。

一审判决后,鲁甸信用社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错误发放贷款系认定错误。贷款是发放在卯时华的账户上,至于实际用款人是谁,不影响本案的定性;2、董芳荣、彭建章作为贷款担保人,应对该笔贷款承担保证责任;3、原判只判决本金不当,应按合同约定对利息进行判决。

秦绍伦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但未交纳上诉费,其的上诉应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秦绍伦针对上诉人鲁甸信用社的答辩理由是:其与上诉人鲁甸信用社不存在合同关系,请求法院依法处理。

被上诉人卯时华答辩称:其只是为秦绍伦的贷款作担保人,之后被上诉人私自非法操作,在答辩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上诉人将担保名改为贷款名,至今其都未得到非法贷款资金;其未向彭建章、董芳荣借过任何房产证,二人也未给其作过任何担保。

被上诉人彭建章、董芳荣答辩称:1、二人与上诉人不存在担保合同关系;2、被答辩人的《借款合同》、《担保合同》、《抵押承诺书》是伪造的。综上,请求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云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评判如下:

借款合同是诺成性合同,双方当事人签字即成立并生效。双方因借款合同设立的抵押合同系从合同,从合同因借款合同的有效而产生效力。上诉人鲁甸信用社与被上诉人卯时华签订借款合同后,应按照合同的约定向被上诉人卯时华发放贷款,但上诉人鲁甸信用社未将贷款发放给被上诉人卯时华,而是发放给本案第三人秦绍伦,秦绍伦得到该笔贷款的行为系不当得利,应返还该笔贷款给上诉人鲁甸信用社。上诉人鲁甸信用社向被上诉人卯时华、彭建章、董芳荣主张权利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秦绍伦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但未在法定的时间内交纳上诉费。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条的规定,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拟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248.00元,由上诉人鲁甸信用社负担。

法官后语:

本案因与我庭审理的另一案件是同一性质,另一案件支持了信用社的主张。本案虽然从金融借款合同、担保合同的签订,作为贷款人、担保人也有责任,但从社会的价值体系上,信用社面对的是广大的人群,其行为的规范直接影响到金融秩序,且从文书的引领作用了更能体现本案的价值取向,因此,一审法院所作出的判决的恰当的。

从法律的适用上,签订合同到履行合同是一个完整的体系,信用社未按照合同的约定将所贷款项打款到贷款人,而是将款发放给第三人,这也证明了信用社未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其应为此承担败诉责任。

从本案之后从而有可能引出另一案,信用社将款发放给第三人,第三人与信用社之间又是什么法律关系?该案应从不当得利的角度去考虑。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